第2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顺昌:182名学子受资助
抗日是我们 共同的意愿
毕业季 善良少年蜷缩病床
团市委开展自我保护宣教活动
松溪:发放百万元助学金
新闻套餐
中国福利彩票
儿童“委屈奖”给奖金的忧虑
广告
学生通过实践活动来了解朱熹的兴学理念
      

主办单位:福建南平闽北日报社
返回首页      旧电子版(2012-11-26前)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5 年 8 月 31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s

抗日是我们 共同的意愿

 
▲27日,中石油南平分公司组织志愿者到延平区仁爱护理院看望欧启振。图为欧启振(左一)在讲述抗战故事。(朱宇 摄)
▲还保持读书看报习惯的欧启振在翻阅杂志。

24日下午,当记者见到94岁的欧启振时,他正在仁爱护理院的餐厅里一边吃点心一边和老伙伴们一起看抗战片。年岁已大的他早已记不清许多抗战的回忆,可在观看这些抗战片时,却引起了他太多的共鸣。

欧启振出生于1921年9月,毕业于黄埔军校二分校十七期21总队5大队步科,军校毕业后曾在南平补训处任少尉。护理部主任佘桂珠告诉记者,虽然现在欧老对于抗战时候的事儿已经记不太清,但是每当他在抗战片中看到汉奸时,就会变得特别激动,忍不住把手当着枪指向电视机里的汉奸,想要消灭他们,而看到老百姓被欺负时更会伤心难过地哭泣。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创作于卢沟桥事变之后的《大刀进行曲》 ,至今仍让欧启振心潮澎湃,平时得空时他还会哼上几句。欧启振是延平区太平镇南溪村人,卢沟桥事变之后,不到二十岁的欧启振不顾父母反对毅然参军,并在参军一年后报考了湖南武冈分校。“当时男孩子都是家里的宝,虽然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但是作为长子,父母都是舍不得。”欧启振说。

在与欧老的交谈中,他多次谈到“紧张”二字。“当时局势十分紧张,随时都有开打的可能,我们呆在山里天天艰苦训练,只为上战场的那一刻。”欧启振早已忘记了自己的战友,忘记了自己厮杀过的战场,但他仍然记得自己当时手持中正式步枪,手刃一个又一个鬼子的情景。他的神情坚毅:“参军抗日是年轻人共同的意愿。我们不怕死,因为我们不害人,上战场一点都不害怕,‘他们’怕!”

时光流逝,欧启振的老伴早年过世,并无子女,虽然之前在上海及江西工作生活过,可“回家”却成为了他多年的心病。“人老了就想落叶归根,想家。”三年前,欧启振在侄子的陪伴下来到仁爱老人院安享晚年,并于去年转入仁爱护理院接受全面护理。他每天都要翻翻黄埔杂志,了解当时战友们的生活;读读报纸,关心国家大事;看看电视,回忆抗战往事。“护理院的工作人员对我十分关照,我过得很好。” 欧启振说。

☉林嘉琦 朱宇 罗光耀 文/摄

3上一篇  下一篇4
 
 

闽ICP备07010432号 版权所有 [福建·南平闽北日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