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版: 上一版3
重制明刻《黄鹤楼集》
来往有先后 礼让见文明
长江源区通天河流域 发现大批古岩画
染墨流年 岁月沉香
      

主办单位:福建南平闽北日报社
返回首页      旧电子版(2012-11-26前)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6 月 1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s

来往有先后 礼让见文明
——赏松溪南宋交通法规碑
 
碑(一)
此碑是1981年在旧县乡旧县村河边的码头上发现,翌年征集到松溪县博物馆,现陈列在塔山碑廊内。碑长方形,高1.34米,宽0.54米,厚0.15米,字阴刻、楷书,共61字。
碑(二)
此碑是1982年文物普查时在渭田镇竹贤村回头桥边的路侧发现,现已收藏在南平市博物馆。碑高1.10米,宽0.60米,厚0.13米,左上角残缺一字。字阴刻、楷书,已风化难辨。共62字。
碑(三)
此碑是1996年在渭田镇溪尾村发现,现已收藏在福建省博物院。碑呈长方形,高1.50米,宽0.50米,厚0.20米,字阴刻、楷书,共71字。
碑 (四)
此碑是2001年7月在花桥乡车上村发现,现收藏在县博物馆。碑为青石质,上窄下宽,顶部呈椭圆形。高1.65米,上宽0.70米,下宽0.85米,厚0.20米。碑四周凿成边栏,中间凿出界边,边栏和界边把碑分成六块平面。字阴刻、楷书,约210字。

馆 长 简 介

杨敬伟,松溪县博物馆馆长,文博副研究馆员。主要从事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工作。

主要著述有:《从松溪南宋碑刻看古代行路规则》、《松溪县发现元代壁画墓》(执笔)、《松溪古桥概述》、《明代七道圣旨条幅》、《松溪渭田西晋墓》、《福建松溪县西门窑发掘收获》(合著)。《松溪古迹概览——不可移动文物集粹》为个人专著。

近年来,在松溪县境内发现了四块南宋开禧元年(1205)的交通法规碑,分别于1981年、1982年、1996年和2001年在旧县乡旧县村、渭田镇竹贤村、渭田镇溪尾村和花桥乡车上村发现。据初步考证,这四块碑刻被认为是国内已发现的古代最早的交通法规碑。目前,一块陈列在塔山碑廊内,一块被省博物院收藏,一块被市博物馆收藏,一块陈列在县博物馆碑廊内。四块碑文内容和格式基本相同。

四块碑都是以当地的花岗岩等坚石为材。碑的第一行记载了立碑的时间为宋开禧元年(1205)。“保正”、“羲役长”为负责立碑事务者之职务,“范安”、“陈俊”、“吴百新”为负责立碑事务者的姓名,碑(四)无立碑者的职务和姓名,按前三块碑的内容推测,这部分内容可能是在碑左下角的残损处。据《松溪县志》记载,宋开禧元年,松溪有一城厢、三乡、七里、二十五都。碑正中的内容为立碑的村名和该村所属何“里”何“都”。四块碑均以立碑地为中心向东西、南北两个方位或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划定了实行法规的范围。

“贱避贵、少避长、轻避重、去避来”这四句话为碑的重要内容,是人在行程时必须遵守的交通规则。意为身份低贱的要主动回避身份达贵的,年纪轻辈份小的要回避年纪大辈份高的,负担轻的要回避负担重的,离开(村庄)的要回避进(村庄)来的。用今天的眼光来看,除了“贱避贵”带有封建色彩外,其余三条意为尊老敬长必让道,来往应先后有序,讲究礼让等,都接近于现行的交通规则,字里行间凸显出中华民族礼仪之邦文明礼让的道德风尚。

据考证,我国最早由官方颁行的交通法规始于北宋,碑上所刻的四句交通法规,即为宋太宗赵灵钦定的行路规则——“仪制令”。松溪县发现的南宋“开禧元年”(1205)是南宋宁帝赵扩的年号。当时,赵宋朝廷的半壁山河已被金兵占领了七十多年,赵家小朝廷偏安于东南一隅之地。苟延残喘的封建统治者们,对占据中原大好河山、蹂躏江北父老姐妹的异族侵略者,称侄称臣,献礼纳贡,极尽奴颜媚骨的丑态。对于自己统治下的人民,却仍然施行着“贱避贵”之类的封建统治。但是,只过了78年,腐朽的南宋小朝廷就宣告覆亡了。这些碑刻也湮没在断桥残垣之间。

800多年后的今天,这些碑刻的重现,作为历史的物证,填补了我国古代交通法规的实物史料的空白。四块交通法规碑的发现为研究开禧年间松溪的经济、文化、交通有着重要的意义,也为研究我国交通法规的发现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以下四块碑刻均为国家三级文物。

3上一篇  下一篇4
 
 

闽ICP备07010432号 版权所有 [福建·南平闽北日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