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09日
第8版:

茶缘匠心一生情

——记武夷山茶人柳德义

柳德义在茶山查看茶叶生长

柳德义在制茶

今年67岁,却与茶相伴36年。从事茶叶栽培管理和岩茶制作,在业内有一定影响力但从不张扬的柳德义,退休后操起老本行,打理起自家十几亩茶山。他家的书架上,摆放着常年订阅的《中国茶叶》和《福建茶叶》等杂志。他说“做茶只有更好,没有最好。”要做出一泡好茶,不仅自己要不断实践总结经验,还要学习新知识、新技术、新经验,开阔新视野。

茶学深无底,求索不知足

1979年,柳德义还是位村支书。村里把茶叶作为致富产业。要事茶,自己首先得懂茶,他深入到生产队充当茶农帮手,学习茶叶栽培、管理和制茶技术。因为对茶格外上心,1982年,组织上调他到武夷公社九龙山茶厂当副手,之后接任茶厂负责人职务。

柳德义暗下决心,让自己尽早成为业界内行。他自购茶叶教材自学,虚心向王其贤等专业人士请教,从不疏忽任何细节。春茶生产期间,他从不离开生产一线半步,不知疲倦地指导工人操作,关键时亲自动手,遇到疑难问题及时到市茶业局请派专业技术人员排难解惑。在实践过程中,运用综合做青机做茶,吹风、摇青、静置的原理,探索各品种茶制作要领,提高毛茶制作质量,为精制茶打好质量基础。在茶叶精制过程中,他改变岩茶传统多次炭焙为高温快焙一次性到位的方式,使成品茶保留更多有益成分、特征、滋味等物质,缩短炭焙次数和炭焙时间,又达到岩茶较低含水量的储存标准,还能推迟岩茶陈化,使岩茶保留年限更长。

柳德义将自己一生的经验,编写成武夷岩茶无公害生产技术、制作技术、手工初制技术的材料,提供给有需要的企业和茶农参考使用。无论在九龙山茶厂,还是创办瑞岩茶厂,或者担任武夷农业生态园正韵茶叶研究所技术总监,他始终勤学好问,永不知足。“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不是口号而是践行,更是柳德义的人生追求和向往。

授徒不留后手倾其所知

退休后, 柳德义一心沉在自家的几亩茶山里,但仍有人慕名而来拜师学艺。每当徒弟熬夜做茶,他都陪在身边精心指导,连根就底地掏出一生所学。第一年,就让徒弟下一线,操作各种机器,学习各项技术;第二年,只负责提示指导,徒弟有机会独自操作;第三年,完全放手让徒弟独挡一面。跟柳德义学做茶,能在较短的时间内学到更多的知识。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柳德义对徒弟“严”,不是虎着面孔,粗声大气,而是耐心点拨。在福建武夷农业生态园期间,一位学徒有次根据他写清楚的技术要领,摇过8道程序后,发现凤尾(茶柄)细如发丝,担心茶做坏了,师傅会责怪他。柳德义察看情况后,让他静置50分钟,看似奄奄一息的茶青又渐渐复苏,而且品质上好。柳德义要求学徒做事踏实,虚心听取茶叶行家的意见,灵活变通,举一反三,更要讲究科学,不断提升自己。

1999年,柳德义建议中华职业学校开办茶叶专业职业高中班,学校采纳他的建议。他动员武夷山资深茶人大力支持,积极参与。教材由茶人刘宝顺负责购买,教师由高级农艺师刘国英负责安排……当年招生24人,两年后毕业18人。如今,这批走出校门的学子都能独挡一面,为武夷岩茶产业发展培养了一批留得住的企业技术人才。

给爱茶的人送去健康

被人冠以雅号“革命同志”的柳德义,做茶和做人一样,从不含糊不忽悠。他种茶施的是菜饼肥(有机肥),茶叶长虫,他一眼就能看出长什么虫子,用什么农药,用量多少,有时说明书上的标量还没有他说出的那么准确。柳德义生产出来的成品茶,宁可多出费用,也要严格按照欧盟茶叶病虫害防治标准施用,直到自己放心,才能让生产的商品茶走向市场。

在武夷山举办的各类茶赛活动中,柳德义多次担任专家评委。他任过职的茶厂,担任过总监的茶叶研究所,在他技术指导下生产出来的茶叶多次获得金、银奖。面对自己一生挚爱和付出获取的回报——荣誉和公众的认可度,柳德义却说,我最大的心愿并不是自己想得到什么,而是通过茶学更多的知识,交更多的朋友,给那些爱茶和懂茶的人,送去一份心境的安宁,送去健康长寿!

作者:□聂炳福/文 叶元高/摄
2018-11-09 □聂炳福/文 叶元高/摄 ——记武夷山茶人柳德义 2 2 闽北日报 content_10868.html 1 茶缘匠心一生情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