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06日
第4版:

为农民工“撑腰” 对欠薪说“不”

施工单位在人社部门的监督下在项目部现场为农民工补发工资

我市仲裁委首推“流动庭”进社区办案模式 今年6月22日,南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首个“流动仲裁庭”开进延平区水南街道合坑社区,在劳动争议的发生地公开审理了一起经济补偿金、工伤待遇等劳动争议案件。“流动仲裁庭”是仲裁委主动走出去、沉下去的一项创新工作,改变了仲裁“坐等受理”的固有模式,不仅方便了企业和职工,更增强了案件审理的透明度,践行了“阳光仲裁”的工作理念,实现了法律效应和社会效应的“双赢”。

2017年12月9日,省、市、县三级同步开展以“欠薪投诉举报劳动法律咨询”为主题的宣传活动

以案说法

1.欠薪逃匿触碰刑法红线,逃亡千里难避牢狱之灾

转眼已到了2018年的最后一个月。年末岁尾,对于农民工来说,带上打工一年挣的血汗钱回家团聚,无疑是一年中最幸福、最重要的事情。当下,尽管绝大多数农民工拿回了属于自己的工资,但仍有少部分农民工干了活拿不到报酬。

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是重要的民生工作,不仅关系到农民工的合法权益,还关系到社会大局的稳定。我市人社部门带着对农民工群体的真挚感情,自觉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和省市的决策部署上来,真正把保障农民工劳动报酬权益的工作责任落实到位,为农民工“撑腰”,对拖欠农民工工资说“不”!

今年以来,在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全市各级各部门齐抓共管、共同努力下,我市向社会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成绩单:1月1日至11月30日,全市解决欠薪投诉案件233件,涉及劳动者2126名、2336.30万元工资,同期下降26.1%、62%、81.1%。向公安机关移送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类案件11件,立案11件,涉及202人,涉案金额130.05万元,坚决打击了恶意欠薪行为。

同时,我市人社部门在专项检查中突出重点、多措并举,推动劳动用工诚信体系建设,敢于向欠薪者“亮剑”:全市公布重大劳动保障违法行为5起,将参与武夷新区万达商住项目的欠薪失信企业重庆市中强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列入国家人社部首批欠薪“黑名单”;对81家用人单位开展工资支付诚信等级评价,评定守信单位61家,一般失信单位10家,严重失信单位10家;对132家用人单位开展劳动保障守法诚信进行等级评价,其中A级劳动保障守法诚信用人单位80家,B级劳动保障守法诚信用人单位37家,C级劳动保障守法诚信用人单位15家。

案例:2017年12月,A县人社局接到多人投诉:某造纸厂老板危某拖欠工资。经查,危某在未取得营业执照的情况下,租赁该造纸厂厂房,自行雇佣工人进行生产。后因经营困难拖欠35名劳动者工资共计24.8万元。

2018年1月,危某在A县人社局下达劳动保障监察责令改正指令书后,不仅没在限期内支付工人工资,还逃匿失联。A县人社局将此案以危某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移送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审查后立案,采取网上追逃等措施,于2018年春节前在内蒙鄂尔多斯市将危某抓捕归案。目前,危某虽然通过筹借资金将所欠工资付清,但检察机关仍将对其提起公诉。

评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单位或者个人,违法用工且拒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之一的规定,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追究刑事责任。

2011年5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的行为正式列入《刑法修正案(八)》法条,进一步强化了刑法对劳动者工资报酬权益的保护。为统一司法适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了《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确定罪名的补充规定(五)》,将恶意欠薪的罪名正式确定为“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因此,2011年以后,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的行为已不仅仅是传统观念认为的“欠债”,已经从“民事行为”上升为“刑事犯罪”,同样可能招来“牢狱之灾”。本案中危某通过租用他人厂房,违法招工用工。在发生欠薪后,危某未配合劳动保障行政部门调查核实,且通过逃匿方式逃避工资支付责任,已经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

2.工伤保险做后盾,降低风险有保障

案例:2018年5月,B市某工程建设公司工人谢某在某厂房项目高空作业时坠亡。由于施工企业没有参加工伤保险,因此,事故发生后无法申请使用工伤基金进行赔付。最后通过相关部门调解,该公司向受害者家属支付赔偿款65万元。

2018年3月,C县某市政工程项目发生的工人饶某工亡案例中,由于施工企业参加了工伤保险,事故发生后,施工企业向人社部门申请工伤认定。4月,人社部门依法作出予以认定工伤的决定,当地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受害人家属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丧葬补助金等费用70多万元,并按规定分别向饶某妻子和母亲每月支付供养亲属抚恤金1100多元和800多元。

评析:工伤保险是国家法定强制险,是企业法定的责任和义务,人身意外伤害险不可以替代工伤保险。无论企业是否参加工伤保险,是否签订劳动合同,只要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符合《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工伤认定条件,都必须认定为工伤,企业必须承担工伤保险赔偿责任。企业参加了工伤保险,绝大部分赔偿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比较有保障;而没有参加工伤保险,则都由用人单位支付赔偿金,即使仲裁或法院判决,执行过程也相对较长。

鉴于建筑施工领域用工的特殊性,为进一步保障广大农民工的合法权益、降低建筑施工企业的经营风险,国家还在建筑领域实施“同舟计划”,工程建设中的工伤保险可以采取项目险的形式参保,按工程招投标价的1.5‰收取保险费用,保障该项目施工全过程中全体农民工的工伤保险权益,对于劳资双方是互利共赢的。

3.多部门对欠薪企业“亮剑”,企业失信将被联合惩戒

案例:2016年12月,D市某房地产项目的施工单位福建某建设工程公司拖欠150多名农民工工资600多万元,经D市人社局依法责令限期支付工资后,仍未按期支付。人社部门将此情况通报当地住建部门,住建部门依法将该公司纳入“欠薪黑名单”,并对该企业实施联合惩戒。

2017年10月,Y区人民法院立案执行南平某印刷公司拖欠劳动者工资纠纷一案。在案件执行过程中,Y区人民法院依法对该企业及法定代表人采取公布债务人不履行义务信息、限制高消费及有关消费、在征信系统中予以不良记录及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执行措施。

评析: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明确了用人单位的欠薪失信信息将纳入政府公共信用信息平台、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人民银行企业征信系统,以及行业主管部门信用评价体系,由多部门依法依规向社会公布。加强了对企业失信行为的部门协同监管和联合惩戒,对拖欠工资的失信企业,由有关部门在政府资金支持、政府采购、招投标、生产许可、履约担保、资质审核、融资贷款、市场准入、评优评先等方面依法依规予以限制,使失信企业在全国范围内“一处违法、处处受限”,提高企业失信违法成本。

4. 欠薪失信惩戒:“一处违法,处处受限”

案例:2018年3月,李某等多人向G区人社局投诉:某房地产项目拖欠工资。经查,该房地产项目由中建某局公司承建,部分工程以劳务分包形式交于某建筑劳务公司,该建筑劳务公司拖欠110多名劳动者工资590多万元。G区人社局依法责令限期支付工资,该公司拒不履行工资支付义务。依照最新实施的《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管理暂行办法》,G区人社局将其列入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同时通过门户网站、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等予以公示,并通报给当地住建等相关部门实施联合惩戒。2018年7月,国家人社部公布首批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再次对该企业进行曝光,各地媒体机构也接连报道。目前,中建某局公司全面中止与该建筑劳务公司在福建省内的所有合作项目,该建筑劳务公司在全国范围内招投标、资质审核、融资贷款、市场准入、政府资金支持、评先评优等方面都受到限制。

评析:为推进企业工资支付诚信体系建设,加大对拖欠工资违法失信行为的惩戒力度,国家人社部在2017年9月专门制定并印发了《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管理暂行办法》,于2018年1月1日开始施行。按照暂行办法的规定,用人单位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应当自查处违法行为并作出行政处理或处罚决定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按照管辖权限将其列入拖欠工资“黑名单”:(一)克扣、无故拖欠农民工工资报酬,数额达到认定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数额标准的;(二)因拖欠农民工工资违法行为引发群体性事件、极端事件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的。将劳务违法分包、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和个人造成拖欠农民工工资且符合前款规定情形的,应将违法分包、转包单位及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和个人一并列入拖欠工资“黑名单”。

被列入“黑名单”的用人单位及其有关人员,不仅要受到人社部门的行政处罚,“黑名单”信息还将推送至国家信用信息共享平台,由相关部门按照有关规定,对这些违法单位和个人在政府资金支持、政府采购、招投标、生产许可、资质审核、融资贷款、市场准入、税收优惠、评优评先等方面实施联合惩戒,使其在全国范围内“一处违法、处处受限”。

5.辞退职工未经工会,属违法解除

案例:小赵于2017年3月入职甲公司,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用人单位依法为其缴纳了各项社会保险费。小赵平时工作认真负责,表现尚佳。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期间,身为足球迷的小赵多次熬夜看球,导致上班累计迟到达19次,旷工2次(累计一天),对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严重的影响。7月13日,公司召开会议集体研究决定,解除与小赵的劳动合同。并于当日向小赵送达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由于作出通知前未将解除的事由通知工会。因此小赵认为,甲公司解除劳动合同违反了法律规定,遂申请劳动仲裁,要求甲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结果:经仲裁裁决,甲公司须向小赵支付赔偿金。

焦点:甲公司解除小赵的行为是否合法。

评析:劳动者严重违反企业规章制度或基本劳动纪律而被依法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无需支付经济补偿金。但以职工过错解除劳动合同,需在符合法定实体条件下并经法定程序才构成合法解除。用人单位以职工过错解除劳动合同,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如不能证明解除在实体和程序上均符合法律规定,可能会被认定为违法解除。劳动者有权选择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或向用人单位主张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该案件中小赵严重违反劳动纪律,甲公司也收集了相应的违纪证据。但是,用人单位在辞退员工时,没有在解除前将解除的事由通知工会,违反了《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三条的强制性规定,属于违法解除。

6.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应支付二倍工资

案例:王某于2016年11月1日应聘到某房地产营销策划有限公司,从事营销总监工作,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口头约定月工资为6000元/月。2018年10月17日王某从房地产公司辞职。2018年4月8日王某向当地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用人单位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用人单位辩称:仲裁时效为1年,王某的主张2017年4月8日之前的二倍工资,已超仲裁时效。

结果:仲裁委员会支持了王某2017年4月8日至2017年10月17日期间的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

焦点: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用人单位是否应支付二倍工资及二倍工资的时效问题。

评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八十二条的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用人单位应支付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用人单位提起仲裁时效抗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2017年4月8日至2017年10月17日期间的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在时效内,仲裁委员会予以支持该期间的二倍工资。

本版文字由卢国华采写整理

作者:
2018-12-06 2 2 闽北日报 content_12434.html 1 为农民工“撑腰” 对欠薪说“不”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