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06日
第7版:

“长江支队”跃仙霞

前不久,与三五好友相约来到心仪已久的闽浙赣交界古关隘——仙霞关。吸引我的不仅是它美轮美奂的“仙霞”美名,也是1000多年前黄巢军凿建、南宋以石甃路的古道;不仅是千百年来往的军队、商贸、文人墨客所留下来的故事、诗篇,更主要是69年前父辈“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由浙入闽南下福建胜利跃过仙霞关的壮举。

仙霞关,古称古泉山、泉岭山,是与位于四川广元市南的剑门关、河南灵宝的函谷关及山西代县的雁门关齐名的中国四大古关隘之一。现存四道关门,东北和西南各两关,皆以条石砌成,高3.4米,宽2.7米,均建在两山夹峙的危岩陡壁之隘口中。仙霞关百里之内共有十关,“皆可以仙霞目之”,分别是仙霞关、枫岭关、梨岭关、太平关、茅檐岭关、二渡关、黄坞关、木城关、六石关、安民关等。沈德潜《仙霞关图说》云:“浙为东南屏蔽,衢又为浙之重镇,而仙霞岭又衢州一府扼要地也。岭在江山县南百里,重崖峭壁,因势成关,实称南服之险云。而语险绝者,必以仙霞为冠。浙之有仙霞,犹蜀之有剑阁也。”这十大雄关,镇守着浙闽赣边塞要隘,实属“操七闽之关键,巩两浙之樊篱”。

关隘下有条仙霞古道,起自浙江江山,终于福建建州(今建瓯)约500里。据《旧唐书》载:“乾符五年(878)三月,黄巢之众……由浙东欲趋福建,以无舟船,乃开山洞五百里,由陆趋建州,遂陷闽中诸州。”宋乾道年间,“史浩帅闽过此,募人以石甃路。”仙霞古道从原来的军事间道,衍变为宦旅之道、商贸之道、财赋之道、诗歌之道,是连接“陆上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的一条黄金通道。

仙霞关,当年留给父辈这些来自华北太行、太岳区的4500多位风华正茂的青年人的记忆是深刻的:1945年,家乡在经历八年抗战,成为重要战略支撑点。“上党战役”率先打响解放战争之后,家乡实行了土地改革,开始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安稳生活,但他们响应党的号召报名参加“长江支队”,告别家乡亲人,拟接管宁、沪、杭等江浙地区,后又服从命令改派到福建,南下目的地一波三折,迎接他们的是盘桓在面前的仙霞古关隘,思想的波动似眼前蜿蜒起伏的古道。1949年7月21日,长江支队到达浙江省江山县的新塘边镇,时任华东局组织部长的张鼎丞在此主持召开了地委(大队)以上领导干部会议,传达了中央6月19日同意华东局的建议,组成以张鼎丞为书记的福建省委;宣布撤销长江支队南下区党委建制;从华北、华东调来的干部统一归福建省委领导;宣布了福建省委各部委、省人民政府的组成人员以及各大队接管福建的地区及各地委、专署领导人名单。关隘道险,目的地一波三折,没有动摇他们的信念,“听党的话,跟党走”,是这些年青人最朴素、最优秀的基因。他们安置好伤病员,掩埋被国民党飞机轰炸牺牲的战友,于7月24日开始分批次翻越仙霞关,每个中队由武装班为先头,要求“一口气”翻越仙霞关岭,岭径长5公里,石阶360级,历24曲,“五步一转弯,三步一上岭”,“转一个弯,变一番景色;上一个岭,辟一个天地”(郁达夫语),令人有“人从井底盘旋上,天向关门豁达开”之感(清·查慎行诗)。红旗猎猎,队旗飘飘,经浦城到建瓯集结,走完一个完整的“仙霞古道”500里。于8月11日在建瓯大戏院“五支队伍大会师”(华东野战军十兵团、长江支队、南下服务团、闽浙赣地下省委、闽浙赣边区游击纵队),宣布福建省委组成人员名单,宣布闽浙赣地下省委取消;宣布根据中央指示,福建的干部方针是以南下干部为主干、团结依靠地方干部和广大新干部。

从此,这些以山西籍干部为主,包括山东、河南、河北、陕西籍“五湖四海”的“长江支队”南下干部开始在福建工作、学习、生活,与当地干部、群众一道,掀开了波澜壮阔的剿匪反霸、土地改革、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改革开放、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代。他们后代多以“闽生”“晋榕”为名,为的是留住“乡愁”。如今,这些4500多位长江支队队员绝大多数已经辞世,但“听党话、跟党走”的长江支队精神始终激励着“长二代”“长三代”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牢记担当、牢记责任。

巍巍太行、泱泱闽江,太行山高可以望,太行风骨闽水扬,“长江支队”是一个永不消失的信念,与日月同辉,与仙霞同在。

作者:□和勇 文/摄
2018-12-06 □和勇 文/摄 2 2 闽北日报 content_12450.html 1 “长江支队”跃仙霞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