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11日
第4版:

新年,新春(外一首)

旧岁今夜除,新元一夕始。

归雁纷纷,寂寞的村庄复苏了;梅花朵朵,失语的脸庞盛开了;此刻的圆满不需太多,血脉相亲的彼此,只要在出发的门口再相聚。

新元还从除夕始。

千里万里,故乡的路长不过归心的翅膀;风里雨里,堆砌的云烟遮不断团聚的执念。

灯前一眼,白发青丝两照见,才懂位子银子房子车子,都是劳什子。

家酿一杯,清泪热泪横流中。

始信天好地好梦好运好,有根才叫好。

净素手,包饺子,元宝让交子时刻天衣无缝;满祈愿,打年糕,年高还当年年高。

牌位下叩了,祖坟前跪了,将恩典默诵一回,拿诚心供奉一生,门楼外的路通到哪里都能走。

窗花红了,灯笼亮了,温言润化掉沧桑的皱纹,细语晕染着今夕的月光,乡音流到哪里都闪亮。

轮回总在每一个节点榫卯对接。踏步素常的人们,偏偏,要从冒出柳芽闪烁红梅的当口,给日子领回一个脆生生的新。

新年。新春。一声祈祷,万口默颂:让新瑞降落,让新美发仞,让新图成功鞭炮声烈春联色艳。

新啊。新年。新春。新元里布下新作,新丰里长出新功。这一夕,大中华拿尘世心除,得商皆是:福、禄、寿、喜、康。

春天从地下冒出来

料峭依然,萧索犹是。

有没有一枝春,有没有纯正的春色恰好相遇顾盼?

黄河,北岸南岸,我只想早一点接住春天,于伊始的年之头。

大河是最大的那只蚯蚓。两岸,大地,无数蠢蠢欲动的蚯蚓该是发动又一场庞大又细微的挺进啦。

土总是要松一松的,地总是要再青一回的。

禾苗熬过了干渴、凛冽,寒瘦正恢复青春。

野草野于野,杂木乱于野,自下而上,攀向天空的意志与人饲养的禾苗,不敢不一致。

于是,一点,一朵,一枝,一片,

阳春真的已经,轻启朱唇,吐出撼人心魄的翠绿与芬芳。

作者:□范恪劼
2019-02-11 □范恪劼 2 2 闽北日报 content_15465.html 1 新年,新春(外一首)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