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4月16日
第7版:

昔日松溪印象

“松溪衙门”,指的是建国前历代松溪县级官员执政、办事和居住的地方,建立于北宋开宝八年(975),在松溪县城古代疆域城墙之内东北部,约有九百七十多年的历史,于1949年,随着旧朝代、旧政权退出历史舞台而坍塌。现在70岁以下的人,都没有见过它了。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笔者进松溪县城一中读书时,县政府位于现在松溪大街和解放街交叉稍靠东的那一块地方。1962年,我失学了,回到家乡务农,从这以后,有时偶尔进城办事,发现县政府的建设扩大了,建了县政府办公楼和宿舍楼,还有对外开放的“机关食堂”,通用粮票,谁都可以在那里用餐。我一是因为想在县政府里走走,见见世面;二是当时那“机关食堂”早餐供应一种油饼,软软的,很适合我的口味;三是在“机关食堂”用餐,和人民政府有亲切感,觉得很自豪。我每次进城,虽然都住在外面的招待所,但爱去机关食堂就餐。就餐之后我爱逗留,目的是留心观看附近地域的大小——但是找不到围墙,却可以见到疏散的大樟树、荒芜的鱼塘、长满芦苇的空地、草坪,地域很大很大……

再后来,我到外县找工作去了,一呆就是25年。我在异乡的这一漫长岁月里,日日夜夜,睁眼闭眼,都在想着出生地。常常想念的,就是县城的“松溪县政府”,尤其是那里高大的樟树、荒芜的鱼塘、长满芦苇的空地、草坪……因为人在异乡,把那块地方也理所当然地当着是故乡的象征。

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我想到“落叶归根”,调回松溪实验小学任教,并在县城建房落户了。但是,这时的松溪,我印象中的旧县城的荒芜鱼塘、芦苇坪等,早就建起了高楼大厦了,县政府的大门也改朝西开,门外建了大街,西向建了“松溪县委”大院、“县人大”、“县政协”等政府机关单位楼房,再也想象不起来旧时的印象了。不知为什么,人有时候心里充满着怀旧之情,特别是从异地回到故乡的时候,怀旧与思念是同时的。回到松溪,看到的都是新貌,就更是加倍怀念旧貌了——但这旧貌却永远找不着了!直到了退休之后,我趁着闲暇,翻阅着《松溪县志》的时候,却又毫无准备地,从文字上突然遇到了旧日的松溪城了。

据松溪县志记载:宋开宝八年设治,建炎(1127)间毁于战火,绍兴二年中(1132)县令林敏元重建,元至正(1340)增修,明景泰辛末年,知县张绅偕县丞范秉和重建正厅、穿亭、后堂,东为仪仗架阁,西为县库;幕厅建正厅之左,东西盖以六房,前面仪门谯楼,左右并旌善、申明二亭,其旁为县狱,外为铺舍(住房)。正德(1566)正堂倾颓,知县闵鲁重建,嘉靖丙申年后堂又陷,知县黄金整修一新,万历九年知县姚应龙又加以修缮,将谯楼放低三尺,私衙增建一楼,万历十九年知县庄日强拆废亭。三十八年后堂又坏,知县刘一灿重建,并盖穿亭以恢复旧观。

清顺治八年,谯楼遭火灾,知县高光国重建,康熙四年,土地祠即将倒塌,知县董良贾又修新,十六年衙署朽塌,知县马雄俊重建,二十七年,知县沈焕开辟衙旁空地,建造箭厅三间,凡饮宴、射箭多集于此。计有县堂、后堂、穿亭、戒石亭、仪门、谯楼、幕厅、知县衙、六房、土地祠、申明亭、县丞衙、典史衙……

为了进一步佐证旧县城地域范围,我对一些90岁以上老人进行访问,他们说的大致是这样:以现在的人民政府后院旧宿舍大门——(大街97号)为中心点,向东到东大路,向南到解放街,向西到枣岭街,向北到工农东路这一大片地方。

作者:□黄义正
2019-04-16 □黄义正 2 2 闽北日报 content_19149.html 1 昔日松溪印象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