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6月13日
第7版:

南宋大臣任希夷之墓——

银村:心搁放的家园

“见鹅峰峦栖云日而耸秀,信水荡漾映星斗而澄清,爱,筑室而家焉”。《银村任氏宗谱》所载的这鹅峰、这信水,应该是任希夷经信江入铅山第一个渡口。应是晚舟停泊之后,家人在江西铅山古埠时所见的景象。

因为,在这个时候,任希夷已经永远闭上了他困倦的双眼。江氏夫人携二子扶柩,从临安出发,向着任希夷故乡的方向,寻找他心梦的家园。

任希夷的这个梦,是江氏夫人与任希夷一同默祷于神灵面前,由神托梦所得。

“逢锣则止,遇鼓即往”。在梦中,神灵只告了这句话。夫妻俩认真地体悟,希望寻找到神灵所示的天机。只是没过多久,任希夷就病逝于任上。

任希夷与江氏夫人默祷于神的时候,是任希夷从礼部尚书、签书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的位置罢职之后,朝廷让他出任知府州。从庙堂之副宰相到皇城之外的知府。对于一个65岁的精勤政事品性淳厚的老臣而言,不异于一记闷棒棍。

心中虽是愤慨,但任希夷并没有反击的力量与勇气,因为他面对的是一位名叫史弥远的权臣。此人任宰相二十六年,大权独揽,其与杨皇后合谋,伪造密旨,杀了开禧北伐失败的宰相韩侂胄,并取而代之。之后,为私利,并胆敢假诏另立新君。同时,史弥远又是一位极具手段的权臣。他通过“荐引诸贤”起用理学人士等手段亲近士人,进而收买人心。

任希夷乞定议理学家朱熹、周敦颐、程颢、程颐、张载等人订谥号。使他们分别获赐:文、元、纯、正、明等谥号。为理学正名,为先贤正名,让天下士子倍感欣慰,这是任希夷之功,也是史弥远在任宰相时的政事。

“思时难行正,又见天下汹汹,遂致仕,欲随地人居,效隐逸者流”。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任希夷与江氏夫人默祷于神灵,他们想选择一方净土隐逸山林。神报其兆梦,启:逢锣则止遇鼓即往。

这好像是个天机,你虽得知词句,但是时辰未到,这词句的内含,这神秘的天意,你只能猜测,却无法剖解答案。

也就是心灵在向山水进发的过程中,任希夷突然病逝。

江氏夫人领着两个孩子扶柩欲回原籍:光泽。绍兴二十六年(1156),任希夷出生在光泽六堡土名叫山背任家庄的地方。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一路关山险阻,从杭州到金华、江山、常山、玉山、铅山,关山千里,一路风尘。

他们应该是舟行古埠时停了下来,面对信水荡漾映星斗,而让自己江枫渔火。在询得此处地名为古埠,下一个渡口为罗家渡时,江氏夫人那阴霾浓雾的心霎间明亮起来。古埠、罗家渡,这二个地名之音不正是契合了神佛的话语:锣鼓两词么。

于是江氏夫人领着二子,沿罗家渡而上,找到现在这个叫银村的地方。银村当时叫什么地名不得而知。我们知道的是,按铅山银村当地方言的发音,银与任都读yīn。

也许当时村子本没有名字,任氏安家于此,就叫任村,也许只是被人误为银村,也许是任氏有意以谐音命名一个村庄的名字。

任希夷的墓,葬在一个叫牛头岭的山坳里,墓前是石溪之水从东,婀娜而来,形成九曲朝堂之境。远眺可见鹅湖山峰秀立。鹅湖山之后是瓢泉,瓢泉之后,是任希夷心牵梦萦的故乡。

对于鹅湖,任希夷是熟悉的,因为在淳熙二年(1175),他的恩师朱熹在浙东学派代表人吕祖谦的撮合下与心学开山鼻祖陆九渊、陆九龄争辩于鹅湖,理学与心学亮出了旗帜,首开书院会讲之先河。

对于瓢泉,他也是知道的,那是一心主张抗金、北望江山辛弃疾居住并终老的地方。淳熙十五年(1188),辛弃疾与陈亮相聚瓢泉,共商抗金大计。

淳熙二年,任希夷得中进士,他在调任建宁府浦城之簿时,跟随朱熹学习“二程”(程颢、程颐)学说,深得理学精要,受到朱熹的器重,朱熹赞曰:伯起,开济士也。被称创业济世之人才。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多么美妙的事情。他立志于学,终有所成,立于朝堂,本欲一展抱负,可是世事艰难。最初,遇到宰相韩侂胄指称理学为伪学而实行党禁,自己难以得到朝廷重用。之后的宰相史弥远虽启用理学之士,但他对外卑躬屈膝,对内独擅专权。任希夷无法如四世祖任伯雨有那样刚正不阿敢亮剑与权臣斗争的勇气。所以议者,颇讥其拱默。

虽是被讥讽为不敢发声,但他不与权臣为伍正直自守。所幸,理学党禁已除,历代先贤的谥号已定,作为弟子,他可以问心无愧,坦然面对。在浊世中,洁身难、守身不易,何况还能承先贤之学,扬先贤之德。所以任希夷死后,获赠少师,谥宣献。

面对仕宦的黑暗与风险,任希夷早就想抽身而出,远离庙堂,相忘江湖。“金銮殿下脱靴去,白下门东索酒尝。一自青山冥漠后,何人来道柳花香”( 任希夷《白下亭》诗)。

没有人再能与任希夷讲柳花了。没有柳花,但有鹅湖可望有瓢泉可想,有诗有词有先师的文章相伴。就在这儿安息吧,从四川眉山到福建光泽,家园在金军的铁蹄下向南方溃逃,晃荡如大海的船帆。既与梦中所得神灵所示相契,就此地为吾家。

那在唐懿宗(833—873)就坐落在银村的临江寺,可以看到任氏子孙在银村这片大地繁衍生息的幸福。虽无衣紫腰金科联甲第,而其翰墨馨香文士代兴。

任希夷的墓,据闻是太平天国军进攻铅山时,其子孙为惧兵乱有人夺墓中财物而有意拆毁墓外的建筑,并设疑冢以惑外人。

有意思的是,同治年,有其二十世孙任得胜随彭玉麟征战击太平军,历百战而屡立战功,获记名总兵,得二品封典之恩。

因任希夷曾任签书枢密院,后人习惯称其职为兵部仕郎。后代有勇武之人当在情理之中。

就像铅山,这山水人文之地,任希夷在出闽进出朝廷之时,那肯定是有相遇,那有关锣与鼓的梦,也许只是他惦念的一次回眸。

不是寻找,只是重逢。

1984年,银村所处的石溪乡改名青溪乡,我不知道地名更改的缘由,只知道任希夷曾写有题目为《青溪》的三首诗,其中一句:娥眉流落碧流中,走马来时事已空。

这很像任希夷现在面对青溪的情景,溪水婀娜,碧流远来。只是,他当时是坐船而来,时间应是嘉定十四年之后的某个夜晚,信水荡漾,星辰辉耀。

这正是他疲惫的心,所想的搁放。

作者:□丁智
2019-06-13 □丁智 南宋大臣任希夷之墓—— 2 2 闽北日报 content_22316.html 1 银村:心搁放的家园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