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7月12日
第7版:

汛来猛

蒲月双溪洪汛猛,

如麻雨脚溷围隈。

一年五遇如潮涌,

祈报天公少怒威。

这首题为《汛至》的七言绝句作于六月下旬,原作“一年三遇”,到了7月10日凌晨,洪峰第五次通过南平市区的延福门码头,只好改成“一年五遇”了。

的确,在刚刚过去的半个月,闽北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抗洪抢险。连日强降雨,有些地方的降雨量比历年7月全月的降雨量还多了3倍!全市10个县市有9个县市共有113个站点过程累积雨量超过250毫米,局部地方竟然达到了470毫米。全市100多个乡镇受灾,受灾人口超过17万人。就连平日熙来攘往的武夷山机场、下梅古民居景点和三姑度假区街道都一片汪洋,瞬间成了水乡泽国。各地乡村和街道社区干部等,转移并救助被困群众,有许多工作人员甚至是枕戈待旦、宵衣旰食。

很难预料一个地方的气候会如此多变。平时每到周末,我常常在南平“三江六岸”水美城市景点散步,特别喜欢去年竣工的小水门公园。望着那澄江似练的碧水,每每心生欢喜——两岸绿树成荫,鲜花簇簇;鳞次栉比的高楼倒映在水中,摇曳生姿;色彩斑斓的夜景更是美不胜收。万顷碧水波光粼粼,蜿蜒数百里缓缓东流,滋润着两岸生灵万物。它静若处子,又如温婉可人的美少妇——此时的双溪是多情的,可爱的,如驯服的小鹿。可是一到汛期便迥然不同。密布的雨帘挟着雾气排山倒海而来,有时白昼如夜,暴风疾雨连续数十个小时,转瞬间山洪暴发,冲毁一些老旧的桥梁、路基和民宅,一两天内就“商旅不行,樯倾楫摧”了。傍晚我站在玉屏桥旁,听着洪水冲击桥墩发出的轰鸣声,可谓呼号愤发、惊人心魄;用“脱缰的野马”已不足形容奔腾砰湃的激流。此时的双溪桀骜不驯,“脾气”是暴戾的。

洪水中危险无处不在。7日午后,在某一条支流,因船主低估了洪水的威力,三艘停止作业的采沙船在汹涌洪水的冲击下脱锚,沿江漂流而下,情况十分危急。接到警报后,武装部人员带上几名专业技术工人和几艘冲锋舟,一路追赶。费尽周折凿沉了其中两艘,此时另一艘正在逼近下游的电站大坝。紧急关头,只好通知电站开闸通航。他们“理顺”采沙船的方向,让它沿着闸口翻滚而下,笔直翻沉在坝下水底,避免了一次重大险情。

“小楼一夜听风雨,明朝小巷卖杏花”,那是怡人春色时诗人的闲情逸致;盛夏时节,一旦暴雨连天,却是“风怒欲掀屋,雨来如决堤”。有一首歌这样浅唱:冬季到台北来看雨;与之相对应的是:夏季到闽北来抗洪。以农业为主的闽北,抗风险能力还是偏弱;种养业大部分还是“靠天吃饭”。在风调雨顺的年景里,农户凭着勤劳的双手四季劳作,基本可以获得一份较好的收成,过着丰衣足食的日子;一旦遇上久旱成灾或是大的洪涝和冰雹袭击,一年到头的辛劳所得往往就要大打折扣。因此,每一场大的洪涝都饱含着几分沉重与无奈。

历数过去30多年,除了强台风和1992年的“7·4”洪灾,闽北在7月份引发的洪涝并不多。好在今夏闽北再一次经受住了考验。愿青山常在,绿水无忧;英国著名诗人雪莱有一诗句说得好:“灾难掠去的一切,生命使之重建”。

作者:□叶芗茗
2019-07-12 □叶芗茗 2 2 闽北日报 content_23937.html 1 汛来猛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