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7月12日
第7版:

武夷之子 (连载 十七)

双剑化龙·山围八面绿,水绕二江清

2006年5月,廖俊波走马上任南平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

南平设区市所在地城因水生,水泊延城。闽北几乎所有的水在这里集合,形成闽江,千里之外,注入东海。闽江年平均径流量621亿立方,大于我国的黄河、欧洲莱茵河、美洲田纳西河。郭沫若先生1962年来此,留下了“山围八面绿,水绕二江清”的诗句。有道是,云为鹤故乡,水是龙世界。相传干将、莫邪雌雄双剑在此化龙,“潜见飞跃,时行时止。泽被万物,功莫大矣。”于是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南平,风生水起,自给自足。谁知转向市场经济后,算术级数的农业增长怎敌沿海几何级数经济腾飞,闽北成了后发地区,工业化、城镇化严重滞后。延平区3.84平方公里地方,挤了二十多万人,人口密集度超过了香港,发展空间十分局促。当年“小三线”建起的工业企业几乎都在山沟里,人们自嘲为“山垄工厂”。整个闽北经济还处于传统农业阶段。为此,南平市委、市政府主张大力发展二产和三产,提出了“突出工业,突破工业”要求,决定创建武夷新区同时,在浦城荣华山脚下创立“荣华山产业组团”,更好地对接“长三角”,尤其是浙江产业转移平台,以及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平台。当然,这是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

派谁去施展拳脚打天下,担此重任?市领导们不约而同地都想到了对此项工作有丰富经验的廖俊波,决定让他兼职荣华山产业组团管委会主任。

廖俊波接令后,带着向市里借的2000万元启动资金,立马赶赴浦城县负责筹建工作。一起赴任的只有副主任刘晖明和司机林军,三条枪打天下,开始创建荣华山产业组团。租用的办公地点是浦城县南浦街道里塘村废弃的旧村部,又脏又破,不仅发现有蛇虫藏匿其中,蜘蛛、蟑螂更是数不胜数。旧村部旁边是一条臭水沟,晚上青蛙呱呱地叫,老鼠横行、蚊蝇肆虐。如此荒山野岭、交通闭塞的地方,只有一条省道通往浙江,无人相信它能做成一个优质的工业园区,当时的几位市政府领导看完现场后大为惊讶:这怎么能搞起来?不少人在心里为廖俊波捏一把汗,这个任务仅凭一腔热诚与吃苦精神,是一项很难完成的重任。

说来人和人的学识不同,见识不同,修养不同,对事物的看法自然就不一样。面对这块荒地,廖俊波毫无顾虑,却是充满了想象力、充满了乐观主义,他向几个手下描绘了一幅美好画面,以此加油打气:“这一片荒地在几年后,夕阳西下的时候,一群头发都发白的老人,拄着拐杖,回忆这一片,当年共同创建的工业园区,这时候心里是多么满足啊。”

廖俊波确有远见,荆棘荒芜的荣华山还真是一个美妙的地方,它地处浦城县仙阳镇境内,早在宋代就被道家视为风水宝地。古人将山冠名荣华,预言这脉青山将是生机勃勃、繁华秀美。但,古贤的这一愿景却空浮了千年。

荣华山产业组团规划总面积60平方公里,一期计划开发建设20平方公里,重点发展新型轻纺、绿色食品、机械制造三大产业。产业组团之所以选址在荣华山,透着南平决策者们向山要地的智慧。在荣华山下广阔范围内,绝大多数是低丘缓坡地,而这个地形条件恰恰便于土地平整,能以高速度低成本形成规模,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面对一片连绵起伏的山包群,廖俊波心生喜悦,这是难得的一个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但问题是细究之下,却没有一个山包是属于产业组团的。或许,有人认为南平市是上一级政府,有绝对的话语权,要做什么事还不是一句话。但实际上没那么简单,廖俊波也意识到有一定程度上的难度,随着法律法规的健全、民主建设的推进、机关工作的透明,许多事不是靠上级一句就能轻而易举地得到解决。他必须和浦城县委、县政府沟通商量,协调征地拆迁等一系列头疼的事。因为产业组团范围内的用地实际上只是一张空文,无法律法规依据,所有规划区范围内的用地都不符合《浦城县1996至2010年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

现实的人为推诿与一些过时的条条框框,无疑成了荣华山组团产业建设快速推进的瓶颈。使得一贯办事果断、雷厉风行,追求办事速度效率的廖俊波心急如焚,有时甚至禁不住想拍案而起,发火骂娘。但对手若明若暗、若隐若现,让你云里雾里,拔剑茫然四顾,不知道有劲使向何处何方? (待续)

作者:□古道 若文
2019-07-12 □古道 若文 2 2 闽北日报 content_23939.html 1 武夷之子 (连载 十七)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