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14日
第7版:

铭记一个时代的光荣与梦想

——评《我们的时代》

拜读著名新商业小说作家王强的百万字长篇小说《我们的时代》三部曲,宛如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文学艺术大餐,唇齿留香,心旷神怡。这部作品最大的成功,在于全景式记录了刚刚走过的近三十年时代变迁,铭记了一个时代的光荣与梦想。

对社会生活的宏大叙事

这部作品气势恢宏,将四面云山尽收眼底,万千气象凝于笔端。构成其宏大叙事的元素,至少包括时间跨度、时代背景、叙事策略几个方面。

从时间跨度看,《我们的时代》通过裴庆华、谢航、萧闯等人的创业故事,将改革开放时期近三十年风起云涌的形势发展、沧海桑田的历史巨变娓娓道来,尤其是将中国IT行业的发展史进行了生动而深刻的文学书写。作品将个人命运与时代发展紧密地结合起来,完美融合,互为观照,不仅具有跨越几十年的时间长度,而且具有了史诗般厚重的质地和品相。

从时代背景看,“1990—2018,是中国近百年来沧桑巨变的大时代。改革开放的车轮滚滚向前,经济领域活力空前,亿万中国人为了实现美好生活的共同梦想而努力拼搏,无数新生事物萌发其中,城市化转型日新月异,商业化浪潮狂飙突进,创造出令世界震惊的中国奇迹。时代潮流将一些幸运儿推上浪尖,又将一些人无情地打落谷底。其间,有欢笑、有泪水、有合作、有竞争、有算计、有奉献、有成功、有失败……这一切,共同汇聚成我们的时代。”具体到阅读过程中,随着故事情节的不断推进,改革开放以来一些重大的事件依次映入眼帘:北京首次举办亚运会,邓小平南巡谈话,中央实行宏观调控,严厉打击走私,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抗击非典,中美南海撞机事件,“9·11”恐怖袭击事件,北京申奥成功,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这些重大事件,既创设了宏大的社会环境,也引爆了小说的故事情节,改写了人物关系和人物命运。

从叙事策略上看,《我们的时代》以裴庆华、谢航、萧闯等人的创业经历为经线,将几代人追逐梦想的喜怒哀乐、酸辣苦甜描绘得淋漓尽致;以裴庆华、谢航、萧闯之间以及他们与其他创业者之间的复杂关系为纬线,在他们的恩恩怨怨、爱恨情仇中,将他们所从事的IT领域各个具体门类一一展现,比如大哥大、BP机、微机、互联网、自媒体、水军、广告、投资、软件开发、智能手机、网购、团购、微信、手游、虚拟币……林林总总,不一而足。经纬交织在一起,容纳了几十年潮起潮落和千万里商场风云,成就了一个群体的创业史、一个行业的路线图和一个时代的大写真,具有震撼人心的艺术力量。

对人性底蕴的深度开掘

小说是写人的艺术。任何一部优秀的小说,写人的最终目的,都是对人性的深度发掘以及对人类的终极关怀。《我们的时代》自然不例外。作品通过塑造创业者群体形象,揭示了人物的生存状态、情感经历、价值观念、人生历程,也就是说,成功实现了对人性的挖掘和关照。作品中的创业者群体,可以细分为三种类型:

一是拓荒者,以谭启章为代表。谭启章是华研的创始人。他敢想敢干,能够抓住机遇,下海经商,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头脑灵活,反应机敏,善于在分析研判中预见形势变化,采取有效措施加快企业发展。他爱惜人才,知人善任,早期曾热情挽留裴庆华推迟出国留学、加盟创业团队,并能够听取、采纳他的合理化意见建议;后来也一直注重吸引、使用优秀人才,注重培养女儿谭媛的学识和能力。他爱企业,甚至为了企业的生存,不择手段,让裴庆华背黑锅顶罪、遭受五年牢狱之苦。作品通过塑造谭启章这个人物形象,讴歌了一代拓荒者敢为天下先的改革精神,也揭示了他们身上亟待修复的人性弱点。

二是创业派,以裴庆华、谢航、萧闯为代表。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善于搏击商海,引领潮流,敢于斗争敢于胜利,虽说有爱恨悲欢、宏大日常、梦想焦虑,但始终具有向前走的力量和向上走的信念。

裴庆华是出身寒门的硕士研究生,也是命运大起大落的时代弄潮儿。他思想解放,有胆识,有魄力,有责任心。他对企业倾注满腔深情,付出了全部心血和汗水,甚至不惜为此失去美好的爱情,失去留学的机会,失去五年的自由。他知识先进,思路开阔,是华研创业初期强有力的技术支撑,出狱之后,紧跟时代潮流,很快东山再起,成为驰名业界的风云人物。他重情重义,在危急关头也能不计前嫌,拔刀相助。裴庆华有正直、阳刚的一面,也有狡猾、狠辣的一面。可以说,裴庆华是矛盾的统一体,从他身上,我们看到了创业派主力军一路前行的风景与险境、阳光和风雨。

谢航是一个女性创业者的形象。她早早进入外企打拼,挣到了远远高于别人的收入,尝到了市场经济的甜头。她经济头脑发达,交际沟通能力强,营销手段高超,投融资业务纯熟。她在事业上风生水起,在爱情上却是一波三折,而每一段情感经历,无不展示了她的人性内涵。

萧闯是一个双重人格尤为明显的人物。他头脑聪明,靠深圳炒股淘得第一桶金;他善于寻找商机,先后做大做强了广告联盟和小创投资;他对谢航爱得真切,虽说经历了太多的变故,但痴心不改;他对社会也有较强的责任感,公开向饥饿营销宣战。但他的毛病也相当多:狭隘自私,为达到目的,可以置别人生死于不顾;私生活混乱,一度痛失爱情;生性好赌,最终家财散尽,跌入事业低谷。所幸的是,他对谢航的真心,还是换来了大结局时的破镜重圆。作品就是这样,将萧闯的是与非、得与失纠结在一起,留给读者许多人性的话题和人生的思考。

三是新生代,以谭媛、司睿宁、向翊飞、迟晓阳为代表。他们赶上了一个伟大的时代,创业平台多,发展环境好;他们具有聪明才智,既有创业的梦想,又有具体的行动。但他们有些心浮气躁、急功近利,作品展示的这些新生代人性缺陷,需要加以关注和引导。

总之,作品通过塑造三类创业者群体形象,完成了对人性的深度挖掘。这群可爱可敬的鲜活人物,他们的爱恨悲欢、命运沉浮,令人似曾相识,相逢难忘,正如作者王强所说的,“无论美好与无奈,狂欢与落寞,收获与付出,这都是我们所亲身经历的时代;无论大与小,现实与荒诞,这都是我们的时代。”

对小说创作的奋力突破

一方面,内容上作出了新探索。《我们的时代》是首部全景展现1990—2018中国创业者群体事业兴衰与命运沉浮的长篇力作,也是一部史诗性质的巨作。基于这一点,我一直想把它与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梁晓声的《人世间》并称为“三驾马车”。只不过,《平凡的世界》写的是草根农民的挣扎、奋斗和拼搏,《人世间》写的是工人阶级的悲欢离合、起起落落,而《我们的时代》则以商业、商场、商战为内容,写的是IT阶层的博弈和发展,“小说中随处可见高屋建瓴的趋势分析、熠熠闪光的人生智慧,字里行间是过去三十年间共通共鸣的温暖记忆。”这样的题材,这样的内容,在以前的长篇小说中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具有创新的价值和突破的意义。

另一方面,语言上呈现了新气象。作品的语言质朴、凝练、传神,这种语言风格,与书中创业者群体的内涵是一致的,与我们这个时代的内涵也是吻合的,形式和内容实现了完美的统一。作品妙语连珠,金句迭出,仅仅以一些章节的题目为例,就可以略见一斑。比如:“若不惦记将来,谁能撑过现在?”“黑暗中看不到光,并不意味曙光不会到来”“没有人会为你牺牲自己”“要当英雄不妨先当狗熊”“要让世界因我而有所不同”“孤独的时候最清醒”“对手往往比队友更能赢得尊重”“这条路再难走,也是我自己选的路”“举起来的鞭子比抽下去的鞭子更有威慑力”“作死也比等死强”“越纯粹才能越长久”“唯有专注到忘我,才有可能成功”“离开男人的女人,依然是女人”“都说人言可畏,其实更可畏的是人心”“真正的价值观,是先跳出个人的价值”“在资本面前,连资本家都是渺小的”等等。这些句子,含蓄隽永,耐人寻味,不仅蕴含着商业的秘诀、人生的哲理,而且辉映着我们的时代、我们的梦想。这也是这部书给中国当代文学的一大贡献吧。

作者:□张烈鹏
2020-01-14 □张烈鹏 ——评《我们的时代》 2 2 闽北日报 content_33152.html 1 铭记一个时代的光荣与梦想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