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14日
第8版:

人民助学金培养了我

我从小是一个孤儿。本有一个温馨幸福的家,父亲从艰苦的金坑山区逃荒到邵武,在富屯溪北岸荒芜沙滩垦荒了一块地,以种菜为生,日子过得蛮惬意。抗战时期,日本鬼子投放了细菌弹,鼠疫横行,父母双双被夺去了生命。那年五岁,我和年长几岁的哥哥成了孤儿,住在邵武东门街,经常在垃圾箱里与狗狗争食。没办法,哥哥带我投奔在和平务农的二姐。

1949年邵武解放,1950年哥哥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他赴朝鲜抗美援朝前将我送进和平小学念一年级,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什么事也不懂,我住校当寄宿生,日常生活全靠老师关照,经济来源靠村里农民为军属代耕土改分得的水稻田稻谷交学杂费,买课本作业与生活用品,我一分钱也不敢乱花,一分钱一粒水果糖都不敢买来吃。

1955年小学毕业,考上邵武二中,人民政府为了帮助与鼓励农村农民子女上学读书,特意设置人民助学金,我考入邵武二中后,初中便享受人民助学金,凡贫下中农子女都可以自己申请,同学评议,学校批准。我是贫农家庭、孤儿、军属子弟,三优先,故而可以享受甲等,同学们一致同意,每月8元。可我思想单纯,自报乙等,每月7元。我乙等,班上同学没一人能和我比,他们最高也只能享受丙等,每月6元。

当年物价非常便宜,大米一角七分钱一斤,学校伙食每月一元五角,买了书本,学习用品与日用品外还有存款,可我一分钱一个油饼舍不得买。那时,六七月大热天有冰棍卖,很是稀奇,我花二分钱买了一根吃,被同学们告到老师那儿,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乱花一分钱了。

1957年初中毕业报考高中,校长黄敬宗直率告诉我,高中你经济负担不起,还是报考师范吧!不用缴学杂费,吃住不花钱,国家包了。果然,我录取在建阳师范学校,吃、住免费,不仅不用花一分钱,每月还有3元钱助学金,全存储银行。师范三年,存钱近百余元,加上初中三年,每月存储5元,三年有150余元储存。共计有300余元,在当年是一个了不起的大数据。

我,一个孤苦零丁的孤儿,人民助学金培养我成为一个人民教师,我兢兢业业一生,如今已是“米”寿老人,耄耋之年,却亦桑榆情未尽,乃为晚霞烙竞天。

作者:□黄文生
2020-01-14 □黄文生 2 2 闽北日报 content_33161.html 1 人民助学金培养了我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