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3月10日
第7版:

追溯伟大的“丝绸之路”精神

——评《丝绸之路:从蓬莱到罗马》

高洪雷在2020年春天付梓出版的长篇报告文学《丝绸之路:从蓬莱到罗马》,以一个个历史事件介入式的透视,书写了在丝绸之路上15座丝路古城和日本使者高元度、大唐高僧玄奘、被俘虏的杜环、班超的副使甘英为基本线索而创作的非虚构作品,做到了“报告”与“文学”的相生相成。

“丝绸之路”一词,最早是在19世纪,德国地质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在《中国》一书中,把“从公元前114年至公元127年间,中国与中亚、中国与印度间以丝绸贸易为媒介的这条西域交通道路”命名为“丝绸之路”,一直沿用至今。

而今天长篇报告文学《丝绸之路:从蓬莱到罗马》我暂且认为它的出版是古老的陆上丝绸之路,伴着悠悠驼铃声、乃至追溯历史的光芒,让大家再一次回望。

有关“丝绸之路”的书籍我们可以用卷帙浩繁去形容,但似乎没有一本如高洪雷笔下的这本让人读起来酣畅淋漓、惊心动魄。面对这样的素材,作者一方面尽可能试图还原早已淹没在历史长河中的具象,另一方面又着力通过他不懈的书写让人看到在历史的回溯中伟大的“丝绸之路”上呈现出的炽热、悲悯的表达,对于这一点高洪雷是完全做到了。

历史的书写与表达。在读《丝绸之路:从蓬莱到罗马》之前,无论是在历史书籍,还是影视作品中都浮光掠影式地对“丝绸之路”有过浅显的认识和了解。可是本书给我的震撼是,高洪雷用他自身储备的深厚历史知识和见闻、所思,用管窥的方式,从“丝绸之路”的起点蓬莱有张有弛地写起,最吸引人的还是神话蓬莱的叙说、“八仙过海”的穿插、人文地理、风土人情到历史的变迁,都是力透纸背的书写与表达,让读者难以释怀、回味无穷,重要的是他抓住了鲜为人知的事件,给大家用他雄健的笔调还原了历史过程,呈现了历史情境;另外又以日本使者高元度、知州苏东坡亲历者的“视角”和民族英雄戚继光的历史故事大篇幅文字讲述了蓬莱为“丝绸之路”起点的历史缘由、变迁。

从“丝绸之路”的命名说起。“历史是要讲连贯性,是根据事来讲的”(余英时,美籍华人历史学者)。《丝绸之路:从蓬莱到罗马》虽然是文学作品,但是去叙述“丝绸之路”这样一个重大题材,避免不了要以历史事件为基本的依据,也是最符合非虚构作品本身的文体特点。整部作品以15座丝绸古城为章节,重点讲述了210天行程当中发生在“丝绸之路”上的故事,兼顾了沿途地理风光、历史风云和遗落在历史光芒中鲜为人知的奇闻异谈。其中,对“丝绸之路”命名、起点之争、张骞西行、敦煌石窟、撒马尔罕、碎叶镇、巴格达等重要环节作了浓墨重彩的叙述,既让读者感受到了饱满的历史进程,又构成了整体感历史的画卷。

人性的书写与悲悯。在一定意义上,任何文学作品的书写都是对人性的观照与表达,《丝绸之路:从蓬莱到罗马》也不例外,“人性是在特定的伦理环境中形成的,是在道德教诲中完善的。伦理环境发生变化,人性也会因伦理环境的变化而发生改变” (聂珍钊,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在“丝绸之路”210天的行程中,高洪雷笔下对大唐高僧玄奘、敦煌看守人王道士和现任研究所所长樊锦诗的描写,在我看来就是对特定的环境下人与自然面对现实的人性拷问,也是本书出彩的部分。大唐高僧玄奘,一心为了他说追求的信仰一生执着,一路上对唐太宗李世民、高昌国国王的挽留也是毫不动容,或者有非分之想;现任研究所所长樊锦诗,一个娇弱的江南女子,自1963年大学毕业至今,是使命让她在敦煌开展了一系列富有成效的工作,被誉为“敦煌的女儿”。而敦煌看守人王道士却为了自己的欲望,不惜代价地给匈牙利探险家斯坦因、法国学者保罗、美国华尔纳大肆出卖价值连城的文物,使敦煌艺术宝库遭到接二连三的浩劫。

最后,感谢作者用宏大的非虚构叙事、对历史本真的时刻把握,勇于揭开历史的种种遮蔽和尘埃,在厚重的历史光芒中,还原那渐行渐远的现场,使作品有了一种富有审美性的表现力“直抵人心”,更加给了我们最富有历史情怀的光芒,读懂了伟大的“丝绸之路”精神。

作者:□曹有山
2020-03-10 □曹有山 ——评《丝绸之路:从蓬莱到罗马》 2 2 闽北日报 content_35887.html 1 追溯伟大的“丝绸之路”精神 /enpproperty-->